高分复读现象增加,“高四”要被普及了吗?
日期:2019-07-31 浏览
应届生录取率下降,名校更加难考,又会导致复读生的增加,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导致“高四”在某种程度上被普及了。

特约作者 | 杨三喜 教育领域资深媒体人

有传闻,今年高考四川前10000名考生中,6成多为复读生。这一传闻今日已被四川省教育考试院辟谣。然而从各地的报道可见,高分复读情况的确在增多。盖因为在高考录取率超过80%的今天,名校之路却越来越显陡峭。花一年时间复读搏一个更好的学校的确是划算的。而更多的复读选择,势必加剧名校的竞争烈度,形成恶性循环,使得“高四”越发普遍,这显然不是基础教育之幸。

高分复读现象是否在增加?

复读,是中国高考体系中一个令人瞩目的现象。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权威部门常态化地公布全国层面高考往届生比例。

2007年时,一项调查表明,复读生已成为高考的主要参与者,当年报名参加全国普通高校招生的1010万人中,有289万为往届生,占28.6%。

2011年时,教育部网站曾公布过一个数据,“应届普通高中毕业生报名人数与去年基本持平,往届生报名较去年减少28万名,减幅15%。”据此推算,2010年往届生有187万人,2011年为159万。

复读生整体规模的下降,不难理解。因为过去复读生很大比例是因为没有考上一本院校或者二本院校,但随着高考录取率提高,这种因为“落榜”而复读的情况,已经大幅度减少了。

但是,另一种复读生——因没有考上理想名校而复读的“高分复读生”,开始增多了

《钱江晚报》2017年的一篇报道显示:2016年杭州建人高复学校600分以上的高复生还是凤毛麟角,2017年达到20多人;一本线以上复读考生从15人增加到70多人。学校专门组建了三个实验班,理科班平均分为632分和587分,文科平均分则为580分。而另一所高复学校的高分复读生同样翻了倍。

高分复读情况增多的结果是,复读学校提高了招生要求,一所高复学校要求当年考生必须达到420分以上,大学退学的学生,过去的高考成绩必须达到一本线以上。另外一所学校则明确“从8月10日开始,为保证教学质量,不再招收450分以下的学生。”

高分复读现象增多在广东同样存在。2017年,《南方日报》报道,多所复读机构反映,复读生以没能考上本科或者是未能考上重本的学生为主,但是分数达到重本还选择复读的学生比例正在逐年增加。

针对考生非“985、211”不上,录取后不报到的情况,去年,河南还出台了一项政策,考生录取后不报到,无论本科专科院校,一律进入“黑名单”,记入诚信档案。高校可以此作为对考生品德衡量的依据,拒绝录取失信考生。而且,考生第二年高考志愿的选择也将受到限制。这或也能从侧面说明当地高分复读情况在增加。

正因为各地都有这样的趋势,所以“四川前10000名考生中,6成多为复读生”的夸张传闻才会有很多人下意识就相信。

高分复读背后的名与利

恢复高考之初,高考录取率不到5%,考上专科也算得上天子骄子,意味着鲤鱼跃上龙门。而40多年后的今天,高考录取率超过了80%,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接近50%,距离高等教育普及化目标一步之遥。

高等教育走向普及化的另一面是名校之路越来越都陡峭,上大学容易,上好大学却不轻松。即便是北京、天津这类高考相对容易的省份,985高校录取率也维持在5%上下,而在山西、贵州、江苏、河南、安徽等省份,想上985高校几乎是百里挑一。

目前全国多数省份已经合并了二三本招生,一些省份甚至已经将一二本合并,大量原来的三本学校挤进二本批次,而各省每年都有不少原属于二本的学校升为一本。比如今年,湖南就有衡阳师范学院、湖南第一师范等二本学校升为一本,与湖南大学、中南大学等985高校在同一批次录取。“一本”阵容扩大,本科批次梯度效应减弱,“一本”的含金量都不以前了,更何况二本。

在高校扩招、录取率攀升,学历膨胀、本科乃至研究生学历含金量严重缩水的今天,上大学显然已经不是一个值得骄傲的事情了。以双一流、985、211为标签的名校数量基本是固定的,既集中了最优质的资源,也集中了最优秀的学生。

第一代大学生的子女已经进入高考考场,他们对子女上什么样的学校有更高的期待,在中产焦虑泛滥的当下,名校光环才能凸显家长的心理优势。对于用人单位来说,高校人才培养质量仍无法量化评价,依据双一流、985、211等标签来筛选求职者显然更高效。

名校,恐怕不仅仅是一种情结,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名校与非名校的上学经历有多大,网络上有很多相关的帖子,但最直接的还是体现在毕业后的就业去向以及薪酬待遇上。

北京大学公布的2018届大学生就业去向显示,2693名本科毕业生,44.15%为国内升学,30.34%的学生选择国外留学,多为欧美发达国家名校,仅23.54%选择就业,634人中有104人进入华为,腾讯和工商银行紧随其后。

薪酬更能说明问题。中国薪酬网公布的2018年中国大学毕业生薪酬排行榜TOP200显示,清华大学2017届毕业生平均薪酬以9065元高居榜首,紧随其后的是北京大学和北京外国语大学,分别为平均薪酬为9042元和9020元。榜单中,排名靠前的大多是985和211高校,而且普通高校毕业生薪酬水平差距较大。

更好的出路、更高的薪酬待遇,这是名校毕业生的里子。

过去没有考上名校,还可以通过考研改变命运,但近年来对第一学历的要求越来越高,靠考研实现名校梦的路也越来越陡峭。中国教育在线编制的2019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显示,近年来部分高校接收推免生比例不断走高,个别高校已经超过半数。武汉大学2019年推免占比达52.85%,浙江大学则高达54%。不仅如此,双一流高校,推免生中来自“双一流”建设高校的比例更高,北京大学2019年接收推荐免试硕士生2174名,其中有2061人本科来自于“双一流”建设高校,占比高达94.8%。第一学历歧视仍在,马太效应明显,也在刺激考生选择复读。

此外,高分复读在一些地方还成为了一门生意,成为了考生、学校与当地教育部门实现共赢的合谋。深圳高考移民事件曝光之后,就有媒体发现,广东各市近来迅速崛起的一些知名民办高中,连年都有来自衡水中学的高分考生成为“清北专业户”,甚至有一些每年考上清华、北大等名校都放弃入学,留下来连续复读,连续参加高考。这当中,考生获得了奖励,民办学校迅速提高了知名度,可以吸引更多考生,获取更多利润;地方教育行政部门也可从中获得更亮眼的高考政绩。

“高四”普及不是好事

今年,四川理科700分以上考生182人,而清华、北大在四川投放的理科招生计划共计72人,这意味着,理科700分既上不了清华,也上不了北大。而600分以上考生达到33000多人,600分的考生想上211都够悬。

这种现象并非四川独有。2018年高考,河北考生700分以上人数122人,清华理科录取分数线为了704分,考700分确实上不了清华。今年,浙江32.51万考生中,600分以上考生近5万名……

高分考生增加,固然与试题简单、区分度下降有关,但高分复读考生的助力恐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这样的结果是显而容见的。复读考生将挤压应届生的录取名额,加大应届生的升学压力,而高分复读考生所争夺主要是985高校的入场券,势必让名校竞争愈发激烈,而成绩位于中游的学生则被高分学生踩踏。

应届生录取率下降,名校更加难考,又会导致复读生的增加,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导致“高四”在某种程度上被普及了。高分率高、名校难考,还会进一步刺激高中、初中乃至小学阶段家长的焦虑,更多的校外培训怕是少不了。

即便一些民办学校为高分复读生推出了免学费,甚至发生活补贴的政策,减轻了家庭负担,但是高分复读仍然会带来教育资源的浪费。比如,一些民办学校为了办好复读班,从公办学校挖来教师授课。而高分考生被录取后不报到,则会浪费高校招生计划。

推进素质教育、破除唯分数论是基础教育的改革方向,但是长期存在一个以提高应试分数为唯一目标,高达数百万的复读生群体,显然与改革方向背道而驰。

第4523期

转载:腾讯 今日话题 特约作者 | 杨三喜 教育领域资深媒体人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