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明白的平均工资,不只是“拖没拖后腿”的问题
日期:2019-06-11 浏览

文 | 丁阳

  5月30日,北京市公布了2018年的年平均工资,为9.4万元,这个数字自然让不少地方的网友感到羡慕,而北京地区的许多网友则依然感叹“被平均”、“拖后腿”。然而有意思的是,新闻并没有提及跟去年相比增长了多少,仔细研究的话,可以发现北京2017年的年社会平均工资为101599元,2018年反而“倒退”了,这是怎么回事?

  “倒退”的北京平均工资

  在发布2018年北京平均工资的新闻时,北京市人社局和统计局同时配发了一则通告,“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按照国家降费率工作部署,调整社保缴费基数政策,发布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市统计局按照国家统计调查制度要求,发布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规模以上企业法人单位不同岗位平均工资。原两局联合发布的北京市职工平均工资不再发布。”

  这9.4万元,其实是北京市“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而去年的10.2万,叫做北京市职工平均工资,又称北京市社会平均工资,今后就不再发布了。这个被称为“全口径”的平均工资,其要求来自于国务院办公厅今年4月1日印发的《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明确提到,“调整就业人员平均工资计算口径。各省应以本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加权计算的全口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核定社保个人缴费基数上下限,合理降低部分参保人员和企业的社保缴费基数。”

  这个“全口径”平均工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是这么说的——

  “2018年用于社保缴费的社会平均工资会下调,可能不止北京一家,主要因为统计口径发生改变。以前的平均工资,样本主要来自于正规就业群体,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考虑不够,平均工资存在高估。经口径调整后的社会平均工资,跟实际情况更接近,这有利于降低企业、个人缴费负担。当前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有助于降低社会负担,释放经济活力。”

  可以理解为,以前算社会平均工资的时候,对一些群体考虑得不够,高估了,按新的统计方式调整后,社会平均工资降低了,这样社保基数也就相应降低了。

  还有一个隐含的影响是,住房公积金缴纳上限也会降低。北京市2018年度公积金的缴费基数上限为25401元,职工本人和单位住房公积金存缴额上限约为6096元,而从今年7月开始,可能缴费基数上限将调整为为23565元,缴额上限也降低为5655元。

  平均工资统计口径的改变,需要给出解释

  降低社保费率,对于我国当前国计民生的意义,自然不必多说。但通过调整平均工资的统计口径的方式来调低社保缴费基数,却有必要追问一下,平均工资原来是如何统计的,而现在又是如何调整的?

  按国务院印发的《方案》,要求各省对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评价工资进行加权,这道理是没问题的,因为很多省市实际上一直用非私营单位的平均工资来确定社保基数上下限,这对私营单位的就业人员很不公平。但是北京并不一样,北京以往的社会平均工资,一直都是将非私营单位与私营单位共同纳入考虑的。难道真的是以往高估了民营企业的工资水平了吗?

  然而,5月30日北京市统计局同时发布了2018年城镇非私营单位与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分别的平均工资:前者为145766元,比2017年增加14066元,增长10.7%;后者为76908元,比2017年增加6170元,增长8.7%——均保持着较高的增长,也没有调整以往的数字,意即并不认可朱俊生所说的“高估”。看起来,就是一次统计口径的调整,这个说法,能说得通吗?

  我们不妨看看以往的北京市社会平均工资是如何出炉的。2016年,北京市平均工资数据发布后,北京晚报记者并联系了北京市统计局的专家,专门解释了平均工资是怎么得来的。

  专家在解释各单位如何填报指标,如何报送数据后,明确说了,社会平均工资就是用“从业人员工资总额除以从业人员平均人数”算出来的,并没有对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进行区分。

  按一般的理解,这个指标当然就是全口径平均工资,那么,新发布的这个“全口径”究竟是如何得来的,为何数据上与原先的社平工资差异如此之大——2016、2017的北京社平工资,大致是城镇非私营单位与私营单位平均工资之和除以2,而2018年的全口径平均工资是除以2.3,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

  这是需要北京市统计局和北京市社保局做出解释的。

  事关老百姓钱袋的重要数据,不应该成为数字游戏

  平均工资统计口径的变化,即使有了说服力的解释,也同样意味着很大的问题。

  要知道,平均工资是有很具体的意义的,在制定社会保险征缴标准、制定最低工资标准、计算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以及确定人身损害司法赔偿等多个领域,平均工资都是不可或缺的依据。前些年,社保缴费基数连年狂涨,让很多低收入者不堪重负,如前所说,有些地方迄今还在用非私营单位的平均工资来确定社保基数,普通老百姓的收入哪赶得上公务员群体收入的增长?一些地方社保基数纳入了私营单位的数据,然而如首都北京的数据都存在问题,其他地方所谓的“平均工资”其代表性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平均工资与社保缴费息息相关

  一直以来,在平均工资公布后,人们都在吐槽“被平均”、“拖后腿”,如今来看,平均工资的问题可不仅仅在此。这样事关老百姓钱袋的重要数据,不应该成为数字游戏,其来源与计算方式都应该要有更明确的说法,尤其在计算方式出现重大变化的时候,更需要经得起追问。此次《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的实施,应该作为一个契机,让国家及各地统计局改革工资数据的统计方式与呈现方式,例如推出工资的中位数等等。不要让人们在提到“平均工资”时依然如坠云里雾里。

  第4505期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