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移民被打击了,那“衡水代培模式”可放过吗?
日期:2019-05-29 浏览

文 | 丁阳

深圳市教育局日前通报,引发关注的富源学校,有32名考生属“高考移民”,将取消他们在深圳高考的资格,富源学校本身也受到了处罚,核减2019年高中招生计划的50%。然而,这恐怕还不能平息所有深圳乃至其他发达地区家长的担忧。一个质疑是,富源学校在“高考移民”之外,把深圳本地学生委托外省学校(衡水)培养的“代培模式”,该不该整治?

“高考移民”被打击后,富源学校的“代培模式”仍然让深圳家长担心

此次深圳富源学校引发的争议中,其中最为落人口实的模式,是再也明白不过的“高考移民”——2018年,9名学生从富源学校考上清华北大,而这9人没有一人出现在2015年深圳市高中阶段学校录取名单中。可以理解为,9个河北人(或其他省的人)跑去深圳高考,占据了清华北大的名额。这自然引发了本地家长和学生的强烈不满。

但这9个人,与被认定为“高考移民”的应届32人是否为同一性质,其实还不好说。深圳教育局的通报只是说有32名考生属“高考移民”,弄虚作假获取广东省报考资格,但并没有公布名单,也没有透露详情。很多人想知道,在“弄虚作假”的高考移民之外,有没有“合规合法”的高考移民?

目前,包括广东、天津在内的全国多个省份或直辖市对高考报名资格的要求为具有本省户籍,即允许高二结束才将户籍转入本省的学生参加高考。如果提早规划,或者有更强的“关系”,那在高三前搞到一个经得起审查的广东户口,在很多人眼里未必就是难事。所以,这被取消的32人中,有没有杀入深圳二模前10名的那6个学生?这是不少深圳家长依然担心的。

除了这种以外,更让一些人担心的,是富源衡水合作的“代培模式”。即小学初中在深圳就读的深圳孩子,高中被深圳富源录取后,实际在河北衡水中学念书,然后回深圳高考。这种学生,学籍户籍肯定都找不出毛病,但同样是标准的“衡水制造”,其他深圳本地家长岂能不惧?

当然,相比直接从河北挑选有竞争力的“衡水制造”送去深圳参考的“移民”模式,“代培模式”成材率或许没那么高,但如果在将来规模化出现,势必会对深圳本地的高中教育生态形成冲击。

据中国青年报,多名甘肃、新疆、湖南籍的学生反映,其就读的高中与衡水中学有代培式的合作。具体说来是,是高一高二年级在户籍地学习,高三到衡水中学进行考前冲刺。目前每所高中代培的学生从5人到30人不等。假如效果不错的话,这种模式的扩大是完全可以预见的。

对于这种模式,要不要想办法打击呢?

“代培模式”公平吗?本地家长认为这依然是“衡水模式”的入侵,但很多其他网友不这么看

不管是“高考移民”还是“代培模式”,其实质都是河北“衡水模式”对其他省份的“入侵”。有人可能感到奇怪,广东的985、211录取率明明全国倒数,那为什么还要来广东参与竞争呢?其实很好理解,因为“衡水模式”对于高考应试是确实有效的,在多地恢复全国卷的情况下,“衡水制造”在其他省份取得理想的排名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既然“衡水模式”对于高考应试来说如此好用,那么可以想象的是,不管如何打击,这种模式还是能够吸引许多家长和学生,一些办学者也会想尽办法与监管部门玩猫鼠游戏。

在一些深圳家长眼中,衡水模式的“入侵”自然是令他们深恶痛绝的,首先认为这是“应试教育”对“素质教育”的入侵,疯狂的题海战术和精确到分的军事化管理下诞生的“衡水制造”,无疑会迫使本地孩子增加负担,更加疲于奔命。另外则是认为,这是一种赤裸裸的利益抢夺,有人甚至作出如此评价——“一方面拿着沿海的补贴,一方面通过高考移民手段妄想收割沿海尚且不如河北的高教资源……毁三观的是,某些河北人不但没有任何感恩之心,反而嫌弃沿海给的不够多。广东常年拿着全国垫底的高教资源,有着全国最重的赋税,我们有闹过吗?大家都是一个国家的同胞,收割提供补贴的沿海,良心不疼吗?”

然而,在知名评论人刘远举眼里,这种本地中产家长的看法实在太过双标,只盯着外来人口侵占自己的利益,却不去想外来人口做的贡献。而说代培模式是“投机取巧”、“制造不公平”,则是对那些愿意背井离乡、愿意在更刻苦氛围中为改变自己和家庭命运而奋斗的人的一种污名化。

很多非一线城市地区的网友也不支持深圳家长的看法,在他们看来,生在河北的学子,或者是深圳下层家庭的孩子,其教育条件本来就远不如那些深圳中产家庭的孩子。“衡水模式”是他们打破现行秩序的翻身利器。既不让“高考移民”,又不让“衡水代培”,是一种“以更大的不公平制裁更小的不公平”。而富源学校在发达地区搬运“衡水模式”,有助于帮助那些相对贫穷的、但又更愿意努力的人打破现行的就读、录取秩序,是增加阶层流动,增加底层民众上升渠道的一种办法,才是真正的教育公平。

外省代培模式”理应受到监管,但不必否定衡水模式存在的合理性

一边以是抵抗“应试教育模式回潮”为名义,一边是以促进“真正的教育公平”为名义,很难说哪种想法占据绝对的道德高地,这正是问题的复杂之处。相对可取的做法,是要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

已经被打击的“高考移民”模式且不去谈。本地学生跑去衡水“深造”的“代培模式”问题在于,尽管“吃衡水模式的苦”是学生的自由,但若允许“外省代培模式”的考生与在本地培养的考生一起竞争,除了已经提过的“所有学生应试负担加重”的“竞次效应”外,还会由于各地对补课等做法态度的不同,以及监管执行程度的不同,形成实质的不公平——你去衡水,一个月放一次假,假期2天,逢年过节补课,寒暑假只有几天,教育部门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深圳以及很多沿海地区的城市是不允许这样且严格执行的。

这当然是一种不公平竞争。而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和长远发展考虑,政策制定者当然不能够迁就衡水模式的。所以,“外省代培模式”理应受到监管。严控上学地点和考试地点的一致性,是有必要的。

有人说了,暑假跑去衡水补习行不行?这确实没有办法去管制。但一地的教育主管部门尽量去确保一地的学生有尽量公平的考试环境,是应有之义。

那“真正的教育公平”如何促进呢?其实也有办法,那就是让富源这样的学校不去搞什么“高考移民”“代培模式”,而就是在遵守本地补课政策的前提下,老老实实地在深圳照搬衡水模式,让本地愿意吃苦的孩子有尝试衡水模式的机会。就像前几年衡水中学在浙江平湖建分校,不少浙江知名高中表现出一副不欢迎的态度,但只要是在公平的前提下竞争,这种不同教育模式的“碰撞”不会是坏事。并且,希望通过这种“碰撞”,人们在未来对于何为教育公平,能有更加深刻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