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山火难倒整个美国!中国留学生:这才是西方真实模样
日期:2018-11-19 浏览

       这几日,美国加州燃起的大火可谓是轰动世界,巨大的财产损失和大量的人员伤亡让各国媒体深陷于“震惊”之中。根据《美联社》的报道,截止当地时间11月16日,这场熊熊燃烧的大火,已经在美国造成了“74人死亡,1011人失踪,一万多栋房屋被毁,近30万人大撤离”的惨剧,而大火至少还要烧十几日,情况相当不乐观。


        面对这样的事件,很多中国的读者都会一惊一乍地问我:“这都是真的吗?为什么美国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一场山火会难倒整个美国?”对此,我一如往常地回答:以我多年在西方生活的经验来说,这一切都在意料之内,换一个国家,情况可能更糟。

         那么,为了能够更全面地剖析这背后的细节,我们今天就从制度问题、机制问题、思想问题、效率问题等五个方向切入,结合笔者这些年在西方的真实感受,来呈现给大家一个“不为人知的欧美”。


1、救灾机制不够完善,没有落实好责任制


        其实,早在2017年的哈维飓风中,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救灾机制”漏洞就已经显露无疑了。当时被曝出的状况是救援不及时,从上到下乱作一团,甚至是出现地方官员自己先跑的惊人画面。而在本次的加州大火中,这样的情形依旧出现了:姗姗来迟的消防力量,姗姗来迟的撤离令,姗姗来迟的国家领导人,而这“姗姗来迟”的背后,是一条条本不该终结的鲜活生命。


        我记得大概是一年多前,我当时住在亚平宁半岛北侧的一座小城里,那时候小城刮起了超强的风暴,四处满目疮痍,损失相当惨重。按理说,救援力量和后期清理灾区现场的工作应该迅速展开,然而事实这样的:因为风暴来的时候是在假期,地方官员都度假去了,直到两天后才有人到倒塌的建筑物和树木周边拉起警戒线,地上的碎物却始终没人处理。而自从拉起警戒线之后,现场的画面整整原封不动地保存了一个月。在我到西方生活的这些年里,这样的画面总是间歇性上演,在西方人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对于从一个高效性社会来到西方的我来说,这背后是整个社会领导层面“互相推诿”的丑陋面容。

在推特上特朗普和加州官员互相指责对方


       问题的根源其实很简单,西方社会并没有建立起类似于中国那样的救灾机制,官员之间也没有严格的“责任制”。于是,当灾难出现的时候,会出现“官员各自保命,不愿意摊这摊浑水”的画面,即便是上下“应急动员”起来,也会陷入到救援资金谁来出、事故责任谁负责、救宅物资要不要给,补助资金要不要批的问题上,等大家商量好了, 时间早已来不及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也是西方最引以为傲的西方式、按部就班的“契约式”社会模式。而在这种模式下,因为没有规定要求某人有绝对的义务要对救灾负责,所以就算是有人愿意奉献自己,甚至是为了他人赴汤蹈火,也会出现资金短缺、物资短缺、无人支持等诸多的现实问题。


         而更让我们这些习惯了“有灾难大家一起上”的中国人感到震惊的是,在灾难面前,西方的一些官员往往不是第一时间团结起来,将灾难的损失降到最低,而是抓紧时间“打嘴炮”,互相推卸责任,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利用眼前的状况,来抹黑自己的对手,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画面几乎在每一次灾难中都上演了,即便是在本次加州的大火中,在这样生死攸关的状况下,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加州的地方官员之间,也是不惜一切代价互相指责对方有重大责任。


         如今,在西方学习生活的笔者,回望一眼中国完善的救灾机制,真的发自内心地想给祖国点个大大的“赞”。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笔者的印象里,中国从国家到省市,再到县里,镇上,村里,几乎形成了全方位的“一条龙”救灾机制,从救援物资的储备、到救援力量的调度,都是有计划提前安排的。此外,因为有完善“问责制度”,所以地方官员往往都非常负责,甚至是用自己的生命来保卫人民的利益。


         笔者不是闲得胡说,因为笔者的故乡福建,每年都会上演严重的洪涝、台风灾害,而每次灾难来临之前,我们都会收到数条避灾短信,电视台、社区广播全天播报,甚至有社区领导亲自上门挨家挨户查看。而在危险地带也会有负责人和驻地官兵挨家挨户劝离,甚至是帮忙转移群众财产。


          说实话,这一切的暖心大动员,你真的只会在中国见到,在西方国家,基本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对他们来说,面对巨大的灾难的时候,谁负责,怎么负责,怎么撤离等等,都成了现实的巨大问题。


2、制度具有游戏性质,容易形成低能民主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在很多公知和有心人士的忽悠下,我也深信西方民主制度的“无比先进性”,甚至还因此误解过自己的国家,然而这一切的顽固思维,都在我到西方学习生活之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甚至开始崇拜自己的国家。


         这些年在西方,随着真实经历的累积,我将西方社会的现状定义为了“具有游戏性质的低能民主”。所谓的低能民主,简单地说就是:一脸懵逼的民众,很大概率地选出了一脸懵逼的低能型领导人,进而导致了整个社会层面运作的“集体低能”。


        而这种现象反映到现实中就变成了:毫无执政经验的卡车司机被选为了地区领导人,拍电影的戏子当上了国家总统,原因很可能是因为长得好看,或者是有一张忽悠人的巧嘴,颇有点“选秀”的味道。


         我见识过他们的投票大选,也亲眼看见他们将“神圣”的选票以“他比较帅”的理由投入到选举箱中。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对于自己所选的人,了解到的很少,多半只是通过宣传材料和电视演讲罢了。我曾当着我的徒弟(两个欧洲人)的面和他们讨论这样的问题:如果你们选出的领导人没能力怎么办?他们耸耸肩说:这没办法,那就过两年再选一位好的吧。我当时很震惊,因为他们的态度,像极了“赌博”


         此外,绝大多数人将选票投给自己心仪的一方,往往是在顾及自身利益情况下考虑的,由于民众基础的能力有限,很少有人会顾及国家大局。所以在很多时候,候选人只要依着大众的需求说话做事,就会获得很高的支持率,最后做不做、能力行不行是另一回事。


        所以,不管是近年来的飓风灾害,还是例如美国加州的本次大火事故,其背后都有着相当大一群没经验、没能力的地区领导人,而由于领导能力所致,也无形中扩大了灾情。于是民众又回过头抗议痛批,但能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挖的坑,还是要自己填的。


3、利己主义思维顽固,大多数人想着逃难


        在笔者的童年印象里,也有过几场熊熊燃烧的大火。笔者的故乡是在福建省的闽江边上,森林覆盖率极高,因此恐怖的大火也是见怪不怪的了。不过,每一次的大火都最终被沿岸的百姓战胜了。


        在我的印象里,最严重的大火大概是发生在笔者六七岁的时候,当时因为雷击,导致闽江对岸的山头起火了,大火迅速蔓延,森林窜起的火苗高达数十米,将河谷平原照得通红,眼看着就要吞噬山脚下的民房。当时对岸的警报轰鸣,万分火急,而就在我们担忧救援力量来不及赶来灭火的时候,感人的一幕出现了:我们西岸的成年男子,全都自发聚集了起来,迅速到了东岸和东岸人民一起冲向火海,灭火大队里面甚至有成年女性,而我的父亲也在队伍里。


        那一次,父亲一去就是一天一夜,母亲在家里心惊胆战地踱来踱去,生怕父亲有去无回。我那时候不懂事,很疑惑地文母亲:“那是东岸的事,不关我们的事,而且那么多消防队不是去了吗,为什么爸爸他们还要去呢?”母亲当时对我说:“团结力量大,如果都没有人愿意挺身而出,那火就灭不了”。后来,父亲回家了,灰头土脸的,连鞋子都被烤化了,但火终究是被灭了。


        我至今依旧记得,那些年冲着大火,逆向而行的两岸百姓,虽然说这些年随着科学管理的加强,山火已经多年未见,但我相信,以中国人的本性来说,一旦出现灾情,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团结一致,甚至挺身而出。


         然而,同样的画面,在西方呈现出来的却是另外一副景象。由于整个社会环境都被“利己主义”所充斥,在西方社会很少人会愿意谈及所谓的“奉献”和“团结”,在一些严重“个人主义”的环境里,你和他们谈奉献,很有可能被视为“傻子”。


       于是,灾难来临的时候,西方人往往是能跑就跑,跑得来不来得及,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飓风之后大批民众逃往周边地区而不选择重建家园,甚至出现受灾区域周边的城市封锁公路,禁止灾民来本地区的情况。总之就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但别往我家里飞,上帝会来保佑你的。


       而这次美国加州大火肆虐,也出现了这样的画面,万千民众集体出逃,来得及的出逃成功,来不及的葬身火海,救火的事情全交给消防员了。然后火越烧越大,被迫逃亡的人越来越多,火势也越来越难控制。所以总结起来大概是这样的:最初火势不大的时候,第一批人跑了,后来火势中等的时候,第二批人跑了,最后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消防队终于赶来了。


         对此,笔者不愿意去多说些什么,只想对祖国的同胞说:不要以为你的安居乐业是理所当然,你现在所享受的盛世太平,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


4、社会效率相当低下,动员能力一盘散沙


         和中国不断朝着“高效性”社会大步迈进的时候,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却变得越来越懒散,社会效率非常低下。毋庸置疑的是,西方社会的权力分散确实有益于社会的平衡和权力制约,但这也是西方社会最大的问题所在:放散的制度下,政府和机关部门的办事效率非常低,动员能力非常有限。再加上各个权力部门之间的利益斗争,办成一件事,往往要消耗上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会在西方看见一座桥从设计到建成,能耗上数十年的时间,甚至至今还没修好的情况出现,公知们会告诉你这叫“百年工程,修好了能用很久”,可是后来我发现,他们真的是纯粹耗时间而已。


         而这样的状态,不仅仅体现在政府和事业单位,就连平时的生活状态也基本朝着“能拖拉就拖拉”的模式前进。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笔者家楼下一家中餐馆的一排10米长的铁围栏腐锈,华人老板请了两名洋工来上油,结果,这两名工人刷啊刷,刷了四个多月,笔者都放完暑假从中国回来了,他们还在刷,终于在前两天刷完了。而中餐馆的老板娘也是后悔莫及:再这么刷下去,我们餐馆也要倒闭了。


就是上面这片铁围栏,涂油漆耗时4个多月


         所以说,如今的西方,和以前大步前进的西方是两码事。而在如今整个社会效率低下的情况下,遇到那些急迫的事情,他们处理起来手忙脚乱,甚至不能当机立断,也是情有可原了,所以救灾的时候也不紧不慢,只是我们觉得不紧不慢,他们自己已经觉得相当神速了。


写在最后


         笔者在海外已生活多年,所言所述均为真切的感触,信与不信无关紧要,但总是要奉劝一句:千万别迷信西方,电影拍得再酷炫,也就是给你看看的,您可别当真。


        最后,请诸位记住一句话:不是所有地方都如中国一样,有人把你供着保护着,你所有自以为理所当然的安全感,都来自背后负重前行的那些人!他们可能是你的父亲、孩子,他们是消防员,是军人,也可能是并不起眼的村长。大到国家部委,小到平凡百姓,因为奉献,所以美丽,因为担当,所以伟大——这就是中国之道!

(本文由郎言志微信公号选材自刘斯郎《真实的中国与世界》系列文)

(来源:郎言志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