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方有可能实现集中供暖吗?
日期:2018-11-14 浏览

杨津涛/文

又到了供暖季。

在寒冷的冬日,许多遭受“魔法攻击”的南方网友,对北方的集中供暖深表羡慕,希望也能享受暖气。

中国的集中供暖区是如何划分的?南方有可能实现集中供暖吗?

供暖南北分界线的由来

中国北方普遍实行的“集中供暖”,是一种通过城市中若干处大型锅炉房、热电厂等,形成热网,统一服务本地区工矿企业、住宅建筑的供暖方式。

集中供暖最初借鉴自苏联。1955年,苏联为协助北京制定城市建设计划,派出专家组,其中就有“集中供暖工程专家”。1958年,北京国华电厂、长安街等沿途的部分地区(主要包括使馆区、人民大会堂等),率先实现集中供暖。①

当时,中国曾着力研究陶瓷散热器、混凝土散热板等新技术,自制过仿苏的K型锅炉、火焰式火炉等设备。不少研究所、学校还开设了供暖、通风相关专业。②

“秦岭-淮河”这条供暖分界线,存在至今已超过了60年。它最初的划分依据,并非“集中供暖”的有无,而是1956年开始实施的“职工采暖补贴”的有无该线以南无采暖补贴,以北的采暖补贴,则按不同标准,越往北越高。因为当时的房屋建设也是计划经济,依赖国家拨款,所以采暖补贴的有无,又影响到了住宅设计中暖气设施的有无,有补贴的地方才可能安装暖气设施,反之则无。享受人群主要限于国家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

当年如此划线,主要是受经济落后、能源紧张、财政拮据的现实制约。自苏联引进“集中供热”后,该分界线也随之成了中国的“集中供暖分界线”。

图:南北集中供暖线示意图(澎湃新闻 制图)

不过,因为“集中供暖”发展缓慢,这条“供暖分界线”要到上世纪90年代,才算初步成型。

据统计,截至1985年,北方仍仅有30个城市建有集中供暖设施,供暖范围仅占这些城市建筑总面积的5.7%,北方居民的主要取暖方式仍是“生炉子”及“烧炕”。

1986年,中央发布《关于加强城市集中供热管理工作报告的通知》后,集中供暖设施的建设开始加快。其中,发展最快的是北京及东三省。据1990年末的统计,集中供暖在北京普及率为17.7%、黑龙江为20.6%、辽宁为13.8%、吉林为12.1%。③

如今,集中供暖已在华北、东北、西北(现包括陕西北部、河南北部、山东、河北、北京、天津、山西、甘肃、青海、宁夏、内蒙、新疆大部、黑龙江、吉林、辽宁等)城市渐趋普及。

据近年媒体的报道,集中供暖的普及率,洛阳市中心城区2016年为51.4%,天津全市2017年为93.7%;山西全省城市(含县城)2017年超过了91%;哈尔滨全市2018年为95%;青岛全市计划在2020年达到95%。④

当然,这种普及主要限于城市地区。

图:北方城市过去极为常见的取暖设施煤球炉子

南方有可能集中供暖吗?

北方城市力推集中供暖,主要原因是这种采暖方式,当年被认为具有如下几大优势:

1.节约能源:小锅炉燃煤热效率在50~60%,工业锅炉可以达到90%;

2.保护环境:实行集中供暖,可进行高空排放和安装除尘设备;

3.节省用地:小锅炉房会占用大量场地,堆放燃料、废渣等;

4.噪音较少:集中供暖点远离居民区,运行过程中不会造成扰民。⑤

时代在变,这些理由,如今已未必成立。

比如,一套集中供暖设施,在地下往往有数十公里长的管道,热量从电厂输送到每家每户的过程中,损耗大约是15%~30%。更何况,为实现系统的水循环,还要设置很多耗电的水泵。显然,集中供暖也会极大地浪费能源,其节能仅是相对小锅炉而言。

图:集中供暖原理示意图(北极星电力网 制图)

再如,所谓集中供暖有利于保护环境,也仅是相对于小锅炉房而言。现在虽已启动煤改气,但北方的污染问题依旧较南方严重。一份关于2013~2015年中国230个城市空气状况的研究显示,集中供暖会直接导致PM2.5、PM10、SO2、NO2及CO等在空气中的含量上升,分别比非供暖期高出26.79%、14.73%、74.10 % 、30.45 % 和 20.85%。⑥

占地过多、噪音扰民等,也仅是小锅炉房的弊端。如今,空调、壁挂炉等家庭采暖设施,既不会占用室外土地,也不存在噪音扰民的问题。

尽管存在上述弊端,身处“魔法攻击”中的南方人,对集中供暖仍心怀期待。比如,2013年的一项约两万人参与的调查显示,有超过80%的被调查者支持在南方推行集中供暖。⑦

其实,这种期待似可不必。

就社会效益而言,在南方地区使用空调、燃气壁挂炉、电暖气等取暖方式,均较北方的集中供暖环保。

为求环保,北方实行了“煤改气”。但在2017年集中供暖期间,一度出现了“气荒”。据估测,2018年供暖季,月度燃气消费峰值约330亿方,国产和进口燃气实际供给能力的上限则为290亿方,存在约40亿方的缺口。未来几年,天然气在供暖期间的使用范围,还会会加大。这种资源上的现实制约,与环保取暖的期望,存在很大的冲突。⑧

就个人开支而言,南方普通人家冬季取暖,无论用气还是用电,花费也往往小于集中供暖。

数年前,清华大学教授、建筑环境专家江忆,曾在北京回龙观小区调查取暖情况,他发现100平米的房子,全天运行燃气壁挂炉,室温维持在16~22摄氏度,整个冬天大概需要燃气费1500~2500元。同一时期,北京集中供暖的费用大约在16~30元/平方米,对应到100平方米的房子,大约是1600~3000元。

换到南方,以南京为例,多数家庭每天使用壁挂炉取暖的时间不超过10小时,室内平均16摄氏度,冬季花费500~1000元。但如果采用集中供暖,那么100平方米的房子,费用将是2000元左右。⑨

此外,北方常见的法定集中供暖期为当年11月15日至次年3月15日,共约4个月;东北地区提前,通常从10月20日起即开始供暖,至次年4月初结束,时长在5个月左右。相比之下,南方大部分地区,需要供暖的时间约为1~2个月。这意味着在南方修建集中供暖设施,利用率会大幅降低。为维持成本均衡,每平方米的取暖费用,也会相应增加,也就意味着用户将要支付更多费用。

此外,使用空调、燃气壁挂炉、电暖气,也可避免北方集中供暖存在的一些问题,如暖气冷热不均、部分住户拒绝交费、房屋空置也要交纳取暖费等。

当然,就取暖体验而言,暖气片集中供暖确实更为舒适。但改用集中供暖,是存在着巨大基建成本的。如在国外生活多年的江忆教授所言:

“英国和美国当然知道咱们的热电联产的效率有多好。看着中国地底下的大管道,他们眼馋得厉害,都说你们北京真好,有这么好的大管网能搞热电联产,他们就没法弄这东西。首先是没这条件,从国家的制度上,不可能花这么大力量修管道。而且它还不只是钱的事,破土动工大折腾这事情,它要动用整个的社会力量,政府必须下狠心才能干这种大事。”

显然,大规模改建南方已有住宅,搭设集中供暖设施,成本过高,并不现实。

图:壁挂炉

因为以上种种原因,从世界范围来看,其实只有极少数国家建有大规模的集中供暖设施。

俄罗斯大部分处于寒带,每年供暖期在6个月以上,加上本国天然气资源丰富,集中供暖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北欧的芬兰、瑞典、丹麦等国也使用集中供暖。他们的方法较为科学,比如,芬兰用热电厂发电产生的余热将水加热,为国民供暖。在这些国家,各户按照实际使用热量、而非按照建筑面积交费。

英国主要是用电供暖,居民可以根据需要,选择不同的供电公司。法国、挪威分别使用核电和水电,主要使用电采暖。美国人家中通常有一个烧气的小锅炉或者烧油的小油炉,按照需要自行采暖。日本人在冬季“各显神通”,或在炕桌下放一个大灯泡取暖;或燃烧天然气,利用热辐射取暖。⑩

图:日本人常用的“炬燵”,桌子下面,隔着地板安有火炉

注释:

①江忆:《我们家的暖气:生态文明、节能减排和我们的生活方式》,周立军主编《我们家纵横10000米》,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年。

②《中等专业学校教学用书:供暖学》,张家口建筑工程专科学校供热通风教研组编,中国工业出版社1963年,第16、17页。

③杨宏志:《供热系统论》,中国矿业大学出版社2001年,第32页。

④韩晓平:《美丽中国的能源革命》,石油工业出版社2016年,第261页。

⑤周达:《改革的批判和批判的改革:我国城镇集中供热价格研究》,中国时代经济出版社2010年,第62页。

⑥李金珂、曹静:《集中供暖对中国空气污染影响的实证研究》,《经济学报》2017年第4期。

⑦《“60岁高龄”的供暖分界线,该“退休”了》,新华每日电讯,2013年1月14日。

⑧王颖婷:《天然气:今冬“气荒”或可避免 但紧平衡难免》,中国能源网2018年11月12日。

⑨江忆:《我们家的暖气:生态文明、节能减排和我们的生活方式》,周立军主编《我们家纵横10000米》,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年。

⑩韩晓平:《美丽中国的能源革命》,石油工业出版社2016年,第261页。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